又平淡又“少女”的故事,有ooc。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


“阿黄——”

手里提着一袋狗粮,彭楚粤往单元门口走去。

蓦地就顿住了。

“没啦。”对方弯下腰,掸掸手心,摊开给阿黄看。

两个多月的小狗摇着尾巴,绕着男生的双腿打转,像是亲密的朋友。

“真没啦。”对方提起脚步,却又被缠住,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“阿黄,过来。”彭楚粤低低地呵了一声。

听见声音,阿黄一个警醒,转头朝彭楚粤扑过来。

“野头野脑的,亏你还认识我。”

阿黄一屁股坐在彭楚粤跟前,一个劲儿地摇尾巴。

“你是它主人?”对方问。

彭楚粤抬起头:“也不算是。”他蹲...

非常非常非常感谢破的长评,暴哭TAT

真的挺不好意思的,一是让你追文追了这么久,二是我觉得自己写得并没有你说得那么好……😂😂

说实话良城开坑的时候,我大纲和人设都没定好(后来大纲也没写OTL)然后,然后果然出现问题了……

比如粤澍的人物形象一直很飘(我每次都要纠结好久粤澍的n重人格啊啊啊)另外伏笔工作做得也不够,还有那些生活日常……(写到最后除了吃和睡我已经想不出别的生活梗了OTL)

总之有很多不足之处,所以写的时候也常常没有信心。但每次看到破,还有大家的评论,都会觉得…………我还没废23333

表白破破最后那段话:“他们启程时只有星光和彼此。天越走越亮,同行人越来越多。”

虽...

Chapter 28


-前文传送-


彭楚粤坐在电视机前,把黄瓜啃得咔咔响。

“这女的和你有仇?”白澍看看电视上衣着华贵的漂亮女人,费解地问。

彭楚粤义愤填膺道:“有!心狠手辣,阴险狡诈,坏得要死!”

“咳,都是演电视——好了好了,快去睡吧,明天你还有演出呢。”

一听到“演出”两个字,彭楚粤终于回过神来,关掉了电视机,“算了,睡觉睡觉,看了还心烦。”

彭楚粤刚想进卧室,转头却看见白澍往书房里走。

“你干嘛?”

“啊,我……我手机在里头充电。”

彭楚粤抬了抬眉毛,守在门口,一直等到白澍又折返回来。

“你是门神吗?”白澍哈哈笑道。

彭楚粤转身回屋,哼哼道:“还不是为了...

-前文传送-


Chapter 27


“我俩的爸爸是老同学,我们小时候经常玩在一块儿,不过后来她出国了,我们的联系就少了。”白澍说。

肖战接着问:“后来她回国了,所以,又发生了什么?”

“我不太信命,但是那时候,突然就觉得……”白澍看向肖战,眼里露出犹疑,“好像都是注定的?”


白澍犹记得那天看见顾羽时,对方清瘦文静的模样——和几年前那个充满青春朝气的女孩相去甚远。

顾羽的遭遇是他听母亲说的。

一个女生孤身在外,怀了孕回来,却不见孩子的父亲陪同,任谁听了都得皱眉摇头。

几年未见,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关心对方,最后还是在女生父亲的拜托下,约了对方出来见见面。...

-前文传送-


Chapter 25


中午的阳光钻进窗帘缝隙。

白澍把窗帘拉紧了些,回头看看床上睡容安详的人,轻轻松了口气。

他向来睡眠不好,却没想到遇到了个比自己睡眠更不好的人。彭楚粤昨天晚上很快就睡着了,但中途醒来了好几次,问他是怎么了,对方只说:“我怕睡熟了又要做梦。”

那岂不是不要睡觉了?

白澍只好安慰对方,一直到天将破晓的时候,才算把彭楚粤踏踏实实地哄入睡。

现在,他把自己半边的床铺理了理,然后坐到在床上,疲惫地按了按眉心。眉头隐隐蹙着,他望向床上的人,眼底像蒙了阴云——

快到此为止吧,希望你的噩梦到此为止。


然而,此时的彭楚粤意识...

-前文传送-


Chapter 24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除了白澍,THE VIEW里的三个人都没有了往日里开玩笑侃大山的心情。

陈泽希来了没一会儿就要走,肖战虽然自己也有心事,但还是体察到了友人的心情。

“你今天怎么了?心不在焉的。”他问。

“也没什么大事儿,就是……”陈泽希犹豫再三,最后叹口气,“那小孩儿又来找我了。”

肖战好笑道:“人家喜欢你,来找你不好吗?”

陈泽希难得地苦了脸,唉声叹气道:“可他这次,是离家出走啊。”

“什么?!”

陈泽希把事情的始末大致讲了一遍。

夏之光的母亲,也就是陈泽希的堂姐陈玫,有幸傍了个一表人才的企业高管,眼看着就到了谈...

-前文传送-


Chapter 23


那篇署名“白公子”的文章,在被白澍评价为“凑巧吧,它不是我写的”之后,就没再被肖战放在心上,毕竟连当事人都不在意,他也没必要操这份闲心了。

可在一个礼拜后,好巧不巧的,他偏偏又看到了“白公子”这个名字。

这次,它出现在了一本旧杂志上。

肖战是在经过一家旧书摊的时候看见的。那是一本十六年前的小开本杂志,封面以一幅油画打底,左下方的位置竖着列了一拍宋体白字的题目和作者提要。

“白公子”三个字赫然在列。

肖战的第一反应是——缘分吗?竟然又让他看见了这个作者。

他不由捡起那本杂志,翻开。

泛黄的书页和一股淡淡的霉尘味反倒给文章增添了些许岁月...

终于来交作业了~

ooc,文不对题。

大网会游泳,设定纯属故事需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[壹]


“哈哈哈胆小鬼!看你往哪儿跑!”

“胆小鬼!旱鸭子!”

“旱鸭子!砸死旱鸭子!”

彭楚粤捂着头,气喘吁吁地蹲到地上。

他已经跑不动了,眼前一片漆黑,耳朵边嗡嗡的吵,不断的有石子砸在身上,泥沙灌进衣领里。

“喂,你怎么不说话了!”

“胆小鬼!去告诉你爸爸呀!”

他一声不吭,只觉得双脚发麻,背上刺痛。他咬着牙,拼命忍着眼泪。

快点结束吧,他想。

“大壮,你爸回来了!”

忽然,他听到一个不一样的声音。

“什、什么?不是说明天呢吗!”

“真的,天气不...

-前文传送-


Chapter 22


签约一事结束后,生活好像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。彭楚粤每天晚出晚归地工作,然后疲倦又安逸地一觉睡到大中午。

但也有些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,比如白澍的床成了摆设,比如彭楚粤的家务水平又精进了不少。

两个人自己不觉得什么,而旁观者却看得一清二楚。

“哈哈哈我上次祝他们什么来着……”陈泽希一边觑着他们,一边笑得打颤,“我要是祝他们早生贵子,他们现在是不是都要有了啊?”

肖战淡淡地笑了:“没准。”

“哎,话说,”陈泽希喝了口酒,“小粤他真的不签约了?”

肖战从彭楚粤那儿得知了事情大致的前因后果,他点点头:“是啊,不签了。”

陈泽希唏嘘不已:“我原...

-前文传送-


Chapter 21


“我亲耳听到他说的,”彭楚粤缓缓阖上眼,嘴唇抿成一条线。“而且他说……”明明是冷静沉着的语气,但白澍不知怎么的,感觉彭楚粤的声音悲伤到了谷底。

“他喜欢你。”

此刻白澍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,他觉得惊骇、不能理解。

这怎么可能?魏泽川喜欢他?

于是,他将这一不能理解的问题归结为彭楚粤是在酒后胡言。

他尽可能快地整理了一下头绪,试图安抚眼前悲伤欲绝的人:“楚粤,没事的,如果他真的发现了……我们……就先分开好了。”

彭楚粤没有吭声。

白澍撑着额头,无声地叹了口气。他们目前没有别的选择了,除了一点点地让步于现实,他还能怎么样呢?...

 
© 树海_yao | Powered by LOFTER